加上大女儿读免费师范等生活补贴

2017-11-20 22:34

老胡说:“这几年,日子更是过得越来越好了。”从2002年开始,平江县启动农村税费改革,老胡一家各项“上交”减少了600元;2004年,全县落实免征农业特产税和减征农业税3.6个百分点政策,农业税再次减少;到了2005年,国家不但不收农业税,还倒发补贴,这一减一补,老胡还“赚”了1100多元。“别看补贴不多,但真正补到了农民的心坎上。”老胡解释,今年晚稻还没插下去,肥料就要1300多元,拿着存折到邮局一刷,肥料就拖回来了。但仅有补贴款也种不了这么多田,县里和镇上鼓励农民种粮食,种得多有钱奖,还派农技人员来指导,今年20多亩水稻,用的是抛秧技术,还按专家的单子施农肥、装杀虫灯、用机子收割,国家出台最低保护价也不用操心。

胡德兴告诉我们,今年又种了20多亩双季稻,早稻扬花吐穗时,也遇上旱情,幸好去年整修的大山塘、新挖的水渠派上了用场,挺过了这一关,早稻亩产达到800多斤。“赶上了好时代,以前过的苦日子真是想不得。”老胡出生的时候正是国家遭受自然灾害时期,一家6口人吃不饱、穿不暖,肚子整天咕咕叫。后来情况有了好转,但每顿“饭”里都掺杂了大把茴丝,菜里面没有几个油星子。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田产到户,老胡一家共分得水田4.2亩、旱土3亩、山地9亩。

收入增多了,生活水平也提高了。老胡说,老婆心疼孩子在学校没吃好,每到放假总要张罗一桌好饭菜来“侍候”他们,但他们偏不爱喝墨鱼炖排骨,反而吵嚷着要喝南瓜汤、吃茴丝饭,真是弄不懂啊

“这场雨来得正当时。”平江县虹桥镇金鸡村15组村民胡德兴扒开田边的缺口,将富余的水引向田外排灌水渠。8月30日下了一场好雨,饱受干旱的庄稼“喝”了个痛快。

老胡还告诉我们,从2005年开始,他将旱土和自留山全部栽上果树和杉木,如今每年能得到收入2500多元。不仅如此,国家还连续5年发给退耕还林补贴,平均一年就有2000多元。2007年,家里有了积蓄,就与弟弟合建了一栋200多平方米的楼房。“粮食直补、农资综补、良种补贴、油菜补贴、退耕还林补贴、家电下乡补贴……补贴多得算都算不过来”,老胡说,加上大女儿读免费师范等生活补贴,今年细细算下来可以得到国家补贴4100多元。